<kbd id='sd56f4s'></kbd><address id='sd56f4s'><style id='sd56f4s'></style></address><button id='sd56f4s'></button>

              <kbd id='sd56f4s'></kbd><address id='sd56f4s'><style id='sd56f4s'></style></address><button id='sd56f4s'></button>

                  (ET財經觀察)12萬億物流市場巨變,你下注誰?

                  发布时间 : 2018-12-11

                  ET財經觀察


                  給上汽通用做物流配送的白馬物流,是傳化投資的一家物流企業,上汽通用對送料車的時效要求精確到分鍾,每隔5分鍾要發送物流車位置信息,還要在全國範圍內實時盤庫存。


                  給上汽通用做物流配送的白馬物流,是傳化投資的一家物流企業,上汽通用對送料車的時效要求精確到分鍾,每隔5分鍾要發送物流車位置信息,還要在全國範圍內實時盤庫存。


                  這些精確到分鍾級的操作背後,意味著拼供應鏈時代到來了。


                  這只是站在制造業頂端的汽車行業對精益制造的要求嗎?“五環外”,大量的制造企業還在手工派單、手工信息收集,大量的資源錯配、大量的滯後,80%社會物流還是低小散亂。


                  蝴蝶已經停駐在供應鏈上拍打著翅膀。


                  半個月前,在總理主持召開的一場國務院常務會議上,鼓勵民企參與到物流樞紐建設運營中,會議明確提出要多舉措發展“通道+樞紐+網絡”的現代物流體系,確保全社會物流總費用與GDP的比率明顯下降。


                  2017年,中國社會物流總費用達12.1萬億,占GDP比例14.6%,盡管這一數值已經五連降,但依然高于美國和全球平均水平,是發達國家2倍。


                  如果降低1個百分點,就能帶來萬億級新增效益。掰著指頭算算,寒冬期到哪去找這樣萬億級“增量”。


                  商務部主推的供應鏈創新正在全國55個試點城市全面推進。國務院常務會議召開前,266家國家級供應鏈創新與應用試點企業名單公布于衆。


                  政策風向標預示著中國制造的産業升級在往更深的深水區走,現在是要用供應鏈視角去思考全局,整個供應鏈所有節點企業要共同參與整體競爭,才能讓企業獲得整體競爭優勢。而社會物流這個碎片化行業要高度集中化!不高度集中化,驅動力就不強,要有帶頭大哥出來整合資源,以高度集中化,規模化推動物流成本降低。


                  千軍萬馬中,誰能超越對手抓住這個機會?


                  菜鳥、京東、順豐……那些擁有過千億市值/估值的巨頭太會講故事了。挖掘A股那些具有長期投資價值的股票,近期,傳化智聯頗受關注。那麽,你讀懂傳化智聯的故事了嗎?今天,我們看一下從2000年就入局社會物流的傳化智聯,一家擁有制造業基因的企業怎麽打這場大仗?

                  11.jpg

                  18年幹了三件事


                  傳化智聯的戰略,是用極簡的“物流+”表達的:


                  物流+互聯網+金融。


                  這裏面産業邏輯很清晰:依托線下公路港物流中心這個龐大底座,供應鏈就像血液一樣,把上下遊産業串起來,把商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串起來,形成控制力。


                  這個控制力有多大?用一個細節體現,去年傳化支付正式獲批第三方支付牌照,截至2017年底,支付流量達到1786億。


                  這是一個巨大的操作系統,也是一個社會化合作的大生態,傳化能調動多少資源?在于它這18年裏幹了三件事。


                  第一,在中國交通樞紐城市打造公路港“底座”。


                  截至2018年6月底,公路港全國化布局150個項目,覆蓋30個省市自治區。覆蓋絕大部分樞紐城市,省會城市首當其沖,還加快在成都、西安、鄭州等城市打造升級版公路港。


                  如果止步于此,傳化就只是個收租子的“物流地産商”而已。即便建起全國最大公路港底座,單靠規模效應,一個沒有“靈魂”的肉體還是無法建立起用戶忠誠度來,當然也無法贏者通吃。


                  传化干了第二件事,搭建平台和网络,通过智能系统建立起网络协同效应,给傳化物流装上一个“智慧大脑”。


                  這個大腦怎麽運作?


                  這是浙江一家年銷售額28億元的化工制造企業,上遊連著2000多家供應商,下遊服務5000多家客戶,年訂單18萬筆,由11家物流承運商調度1500多輛車提供運輸服務。銷售內勤桌上三台電腦,一台用ERP系統對接發貨;一個給物流企業發布運單信息;一個車聯網系統,監控企業跟外界的車。


                  這是典型的孤島和斷鏈——企業內部的ERP、倉儲、運輸、財務等系統各自獨立;采購、生産、銷售物流各自運作;前有成品庫、後有原料庫還不夠,還要在客戶周邊租倉庫保證響應速度。


                  物流領域毛利只有8%-12%,如果增加10%效率,對于制造企業、物流企業都是質的飛躍。接入傳化網後,一個人用三台電腦完成的事,一個系統就可以解決。ERP出來的時候,運輸端就知道派什麽車提貨,需要派幾輛車,需要多少人裝卸貨。訂單執行時間從17小時降到13小時,車輛排隊提貨時間到3小時降到0.6小時。“悟流天眼”全程跟蹤貨物、原材料在産供銷體系裏的流轉,跟司機、車輛、倉儲、貨物在途軌迹管理連一起。最後通過支付系統支付所有費用,這使得結算處理從9個工作日降到3天,支付成本下降50%。


                  結算支付環節巨大的降本增效,說明現實場景中存在巨大痛點。數據顯示,目前中國80萬家專線零擔物流公司,70%存在代收貸款服務,多達1萬億資金長期滯留在專線物流公司賬戶中。傳統物流企業運費存在45天到3個月賬期,光費墊資每年約有萬億元融資需求,但這部分需求只有不到5%通過銀行貸款滿足的。


                  这就是傳化物流干的第三件事——将支付体系连接进传化网,为客户提供一揽子供应链金融服务。


                  傳化支付目前已拿到支付、保理、融租、保險經紀等全牌照,起飛的“跑道”鋪就,“天眼”也已睜開——能夠通過物流系統指導商貿企業經營狀況。


                  在這三大基礎設施之上,傳化又構架了物流供應鏈、金融、智能制造服務、采購信息查詢、運力調度六個平台,進行模塊化運作。

                  22.jpg

                  驅動力與護城河


                  一個業務覆蓋全國300多個城市,橫跨七個經濟帶的物流操作系統,它驅動的商流、人流、信息流、資金流到底有多大——


                  截至2017年底,服務物流企業達17.5萬家,調度車次近10萬車次/日,會員車輛211萬輛,人流量21萬人次/日。


                  在這個操作系統驅動下,“通道+樞紐+網絡”疊加後的化學反應驚人——貨車平均配貨時間降低到9小時,企業綜合物流成本降低40%以上。


                  最關鍵的是,價值窪地一旦形成,生態就能自演進——


                  蘇州世德堂入駐蘇州公路港城市物流中心三年,從小型三方代理發展成爲新三板上市公司,2015年營業額1.28億元,淨利潤增長240.73%。


                  成都公路港不光締造了日均加油2000輛的“全國最賺錢加油站”,不光整合物流企業爲當地節約上千畝土地,這個聚集大西南85%以上貨源信息的巨大樞紐,其勢能助力西南地區鏈接上“一帶一路”南下大通道,打通東南亞昆曼大通道,使西部地區一下從開放的末梢變成前沿陣地。


                  當技術、産品、資源趨于共享時,還有比建立起一個強大驅動力的底層基礎設施更寬更深的護城河嗎?

                  33.jpg

                  傳化“百萬量級”大跨越:生産性服務業2019年或成價值窪地


                  2019年,傳化智聯定下的目標是服務百萬制造企業。傳化智聯執行總裁陳堅預測,我國生産性服務業在2019年會是價值窪地,傳化大面積服務制造業的時候到了。


                  抓住供應鏈變革這個關鍵機會,傳化就能騰空而起,抓住第二條增長曲線,真正成爲一個用戶驅動型企業。


                  不過,這條增長曲線要打破制造業的思維壁壘,傳化智聯旗下子公司智聯慧通總經理張中華和一家電池公司負責人曾有過交流。


                  這家公司專門生産電動車用锂電池,一年300萬噸貨運量,2000家專線給它服務。


                  老板說,我有這麽大的貨運量,這麽多客戶,我自己爲什麽不幹物流?


                  張中華說,先別說物流只有3%的利潤。你一個生産電池的,你幹了,你就是物流公司了。

                  44.jpg


                  這是中國制造業的一大積習,習慣于什麽都自己幹;合作、協同意識缺乏,越是中小型企業,對于共享數據、互聯互通越有恐懼感。


                  經濟寒冬期,即便你內心不情願,也會被倒逼走到這一步,這時候轉型成功率沒那麽高,但你邁不開這一步,只會死的更快。


                  鞍鋼把集散的采購統一起來,形成一個集采平台。鞍鋼要用價格最有優勢,質量最有保證的,就必須開放,讓鞍山以外的其他企業上這個平台賺錢。


                  服裝行業過去的生産周期是5到8個月,現在你看了一個秀,幾星期後就可以在門店買到新款。如果不是社會分工極度細化,達不到這樣的響應速度。


                  在競爭最激烈的手機行業,手機廠商到了靠拼黑科技爭取用戶換機的地步,逼得歐菲科技這樣的知名供應鏈廠商都要靠多筆股權質押加快研發和收購,緊跟技術叠代速度,一步跟不上就有可能丟掉上億大單,陷入困境。


                  誰又能阻擋得了趨勢?


                  政策風口又在助推趨勢,大家都注視著風口上的幸運者。不過,只靠機會崛起的企業都是速生速死,一切都是18年積累的腳注。

                  55.jpg

                  三大門檻,産業互聯網不相信彎道超車


                  一個12萬億市場,多少互聯網巨頭虎視眈眈。


                  先看看資本風向標。這些年來,在物流領域這些名字異常活躍,紅杉資本投資21家;普洛斯3年投了36家物流企業;阿裏巴巴20家,菜鳥網絡15家;騰訊14家,其中6家獨角獸。阿裏在物流科技投資數量幾乎與普洛斯相當。


                  2018年,順豐花55億購買DHL在內地和港澳台的供應鏈業務;京東物流雄心勃勃要構建全球智能供應鏈基礎網絡。來自互聯網的巨頭們把快遞行業吃透了,當它介入社會物流時,才發現要想改寫格局,僅從技術切入無法獲得話語權和定價權,這個時候再去幹傳化曾經幹的事,來得及嗎?


                  線下布局公路港,涉及到土地、指標、規劃,拆遷,難度很大、成本很大,而適合物流港的節點資源也就那麽幾個,“物流樞紐”注定了高門檻。傳化掃過之後,後來者還能用錢再燒出一個龐大基座嗎?


                  第二個高門檻就是,你懂制造業嗎?你懂場景嗎?如何從制造業角度理解供應鏈?


                  産業互聯網爲什麽不好做?大量大中型企業面臨這樣那樣的問題,但它發覺不了自己的需求,你要站在它的角度幫它發掘,用完整的供應鏈思維,用制造業底蘊幫它分析。


                  傳化,一個靠一桶桶靠賣助劑成長起來的企業,和拼多多這樣一年速成獨角獸、不到三年赴美上市,敲完鍾市值就逼近京東的互聯網公司,産業邏輯太不一樣了。


                  當互聯網巨頭齊齊實施“B計劃”時,傳化突然發現自己坐享巨大的主場之利。


                  傳化做化工起家,上萬個品種,上千個系列,這種複雜的制造,在供應鏈環節,什麽叫以最快的速度滿足用戶需求,再沒有比傳化更懂制造業痛點了。

                  66.jpg

                  你要服務一個複雜的中國的供應鏈系統,靠簡單線上化根本解決不了問題,因爲它不是簡單地解決信息對稱問題。互聯網技術對效率提升有幫助,但如果指望它去解決整個産業鏈的問題,不可能。


                  人人都想做中國貨運市場的Uber,用大數據能改變傳統物流。鼎盛時期,整個市場冒出兩三百家做車貨匹配APP的。


                  現實是,物流離大數據太遠了,連收集都是問題。肉體都不存在,靈魂又附哪個體?


                  最高的門檻在這裏,傳化在供應鏈上建立起來的能力不是資本催熟的,也不是頂層設計出來的,而是18年來基于企業自身場景和市場需求,一步步自然而然培育形成的。這就是總理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關于物流樞紐建設特意強調的——“從市場培育角度,就是要更加倚重市場的自身作用,不能被人爲的規劃和布局框死。”


                  18年培育期,本身就是一個不斷試錯、優勝劣汰的過程,最終留下的是一個健康的、充滿活力,效率最高的肌體。這是一個自然進化的過程。


                  想彎道超車?這不是産業互聯網的邏輯。


                  物流行業也曾經曆了2003年、2004年野蠻生長階段——暴利,粗放,一條專線運營權好幾百萬。傳化涉足物流,就像阿裏涉足雲計算,華爲搞企業智能,最初都是爲解決巨大痛點。


                  今年4月,傳化智聯在新鄭建亞洲最大超級物流分撥中心。定鼎中原這些大手筆背後,是傳化從2015年就費盡心力布局的一盤大棋局——讓全國所有傳化運營的城市物流中心全面聯網。今年上半年,這個目標實現。


                  只有相信並踐行做企業最本質東西的企業家,才會花18年去打磨一件給社會創造普惠價值卻需要長期回報的社會基礎設施。

                  77.jpg

                  遊戲規則已經改變,你下注誰?


                  事實上,遊戲規則已經改變。


                  通道+樞紐+網絡不是疊加,而是圍繞技術、質量、成本這些要素,高度協同、高度融合、高度共享,它會有帶頭大哥來引領,會優勝劣汰,但贏者通吃的馬太效應將變成利益共享,合作共贏。


                  傳化智聯和菜鳥、三通一達、順豐都有合作;傳化也沒必要去研究什麽算法,跟海康威視合作搞人臉識別、車輛識別;跟電信合作,借用它的物聯網資源。


                  擁有制造業基因的傳化智聯在這場18年進化中,對“做與不做”的邊界有非常清晰的界定,傳化智聯執行總裁陳堅說——


                  傳化網的核心是構築基礎平台,其他平台跟傳化是協同關系;在平台化構建中,哪些是傳化自己必須要做的,哪些是要和合作夥伴一道做的,哪些是要鏈接外部平台,不是我要做的,必須要有清晰界定。


                  誰能引領行業?張中華認爲有三個必須條件——


                  第一,對供應鏈的理解能力,診斷、咨詢業務的深度,這是底蘊。


                  第二,這個産業鏈很長,不可能一家通吃,必須有實體倉儲物流一體化的運作能力和整合社會化資源的能力。


                  第三,要懂供應鏈,要能拿出強大的解決方案,有貼近企業需求的系統定制開發能力。  


                  反正未來幾年,我們就會看到這一仗的走勢。大家可以買股票做籌碼,下注自己的判斷。


                  (圖片源自網絡)


                  热门关键词: 极速快3APP下载 极速快3网址 极速快3正规的吗 极速快3网 极速快3开户 极速快3主页 极速快3登入 极速快3注册 极速快3官网 极速快3手机版 极速快3平台 中国福彩极速快3 极速快3网站 极速快3app 极速快3下载 中彩网极速快3 极速快3注册登录 极速快3官网 极速快3官方下载 极速快3登录